• <input id="ojikq"><option id="ojikq"></option></input>
  • <i id="ojikq"><option id="ojikq"><listing id="ojikq"></listing></option></i>
  • 您現在的位置: 河大新聞網  >>  原創美文  >> 正文 選擇字號【

    懷念宋鴻藻教授

    【新聞作者:盧克平  來自:  已訪問: 責任編輯:劉旭陽 】

    數學與統計學院教授、民進原河南大學主委宋鴻藻教授前天不幸去世,驚聞噩耗,我陷入悲痛之中。

    宋先生是我本科階段的授業老師,在學問和做人等方面對我都有較大影響,讓我受益良多。當年,宋先生主講《微分幾何》,這門課在我做學術選擇時起到了引領作用,后來我的學術研究方向“多復變與復幾何”就與“微分幾何”有著密切的聯系。

    在去吊唁宋先生的路上,先生的音容笑貌浮現在我的眼前,先生的點滴往事也越發清晰。我抑止著內心的哀傷,在手機上寫下了幾句話懷念先生:

    人生幾何苦難多,

    沉醉數學有快樂。

    育人萬千不言功,

    書生純粹是楷模。

    這就是我對宋先生的印象。他是一個純粹的人、純粹的老師、純粹的學者。宋先生與夫人胡聰娥老師均是河南大學數學系教授,這對學者伉儷歷經磨難,但依然保持了善良的天性和樂于助人的品格。文革中,他們和整個國家民族一道承受了許許多多苦難,備嘗艱辛與不易。然而,這些苦難只是苦在身上、痛在身上,更讓他們痛在心中、苦在心中的是,他們愛女出生不久就因重病而失聰,天使折翼,竟成了智障殘疾兒童。先生夫婦既忙工作、教學、科研,又要長期照顧老人和有病的孩子,其苦其難讓人無法想象。然而,他們卻從沒向苦難的生活低過頭,總是樂呵呵的,還在不時地關心他人,關心青年人。我們夫婦也曾得到過他們諸多關心和無私幫助,所有這些,至今依然歷歷在目。

    宋先生夫婦對單位熱愛,對公益熱心,而對自己的要求卻非常嚴格。他們的日子一直很艱難,但無論我在系里工作或是在學校工作時,卻從未聽到過他們有任何個人要求。相反,卻常常耳聞目睹他們熱心幫助別人,積極奉獻單位建設的閃光行動。我回到河南大學工作己近兩年,其間,我總想找時間去看看老師,但遺憾的是由于雜務俗事纏身,加之自己懶惰終未成行,就這樣和先生緣吝一面,這將是我心中永久的愧與悔。

    宋先生是個純粹的人,在我的印象中,他心中似乎只有數學、只有學生。先生不喜世俗交往,與大家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。他熱愛生活,熱愛數學且異常勤奮努力做科研。社會的風塵似乎與他絕緣,他既無塵世俗事煩擾,又不為名利所累,更不為金錢所誘惑,誠可謂“純真如赤子,不染一點塵”!與他交流只有學術,沒有任何閑話和俗事。他既無俗世的是是非非、恩恩怨怨,又無學術江湖的派系紛爭、爭名奪利。他更沒有被苦難生活所壓倒,沒有因不幸和苦難而抱怨,而期期艾艾、滿腹怨氣和一身暮氣,卻永遠都開心樂觀、充滿了朝氣和希望。

    宋先生是一個純粹的教師和學者,他心中只有學生和數學。同事或學生有問題找他請教,他不僅不煩,總是很高興、很快樂、很耐心地講解,并及時地給予鼓勵和幫助。每有成果發表,他都會異常開心,仿佛是少年得到玩具般的喜悅。他像水般純粹無雜質,平常而重要;他像冰雪般聰明,干凈透明而內心熱情。

    從教三十多年,我認識不少高校教授、學者,然而,像宋先生這樣純粹的學者并不多,陳景潤先生就是一位杰出的代表吧。雖然宋鴻藻先生沒有陳景潤先生的成果多,影響大,但宋先生在我心中同樣高大、同樣脫俗、同樣令人敬仰。而宋先生,就是河大精神具體而微的一個側面。

    先生已逝,教育永存,讓我們學習他!努力做一個純粹的人,做一個對人民有益的人。

    --盧克平 2019年6月24日 

    錄入時間:2019-06-24[打印此文] [關閉窗口]

    熱點新聞

    秒速赛车彩票购彩App